香港废电器计划实施 商家称除旧费用将转嫁消费者

2019-03-21 16:01:37 亚上彩
编辑:刘轲

此刻无名直接凝聚了一个撼山印,一片巨大的山脉当空形成,生生碾压了下去。无名斩杀了矮脚虎和四皇子的事情,像是一阵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帝都,踏着四皇子的尸体,二十三皇子一下子就成了夺嫡的大热门,许多原本不看好他的人,也都开始纷纷看好他,将宝都压倒他的身上。虽然裁判长老宣布了无名获胜,但是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刚才的一战之中,没有脱离出来,这一届就这样即将结束了。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能看出来无名并没有突破到圣境,这样也就更加让人惊讶,如果无名是圣境高手那还没有什么,最多也就是惊诧一下他的速度而已,在他眼中,这些后辈才不过是刚刚开始修炼而已,这个时候快一点慢一点根本就没有什么,只要其中有一个人随便得到什么奇遇,就会立刻追上来,但是这是在半圣级别做到的,这代表着无名或许有着他们所不知道的惊人潜力。所有人都是脸色异常惊讶,他们都能感觉到无名正在突破,虽然不知道无名正在突破的是哪一关,但是所有人,尤其是和无名有仇的那些人,都知道绝对不能让无名继续突破下去了,不然等到无名突破出关,就是他们最大的灾难。

  切实把握媒体融合发展的战略机遇

  【专题: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媒体融合发展的重要论述】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求是》杂志发表重要文章《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 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文章强调:“我们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是要做大做强主流舆论,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精神力量和舆论支持。”我们要以此为遵循,深刻认识新时代媒体融合的重大意义,切实把握媒体融合发展的战略机遇。

  1.媒体融合的发展趋势与时代意义

  当前,我国媒体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在媒体发展的关键时刻、重要节点,围绕重点工作、难点问题,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篇布局、着力推进,坚持立破并举,指明方向、指引路径、指导发展,为新闻舆论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围绕新时代新闻舆论工作如何定位、新闻工作者如何作为等基础性、原则性的大事要事,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等。围绕信息技术革命、传播格局变化、舆论生态变革等战略性、方向性重点问题,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从顶层设计到宏观指导,从发展趋势到路径选择,指出了明确方向。针对体制机制难点,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深化中央主要新闻单位采编播管岗位人事管理制度改革的试行意见》,从改革方向、管理体制、激励机制等方面提供有效指导。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把课堂设在了媒体融合发展的第一线,采取调研、讲解、讨论相结合的形式进行,这不仅是对媒体融合工作的强力推动,也是对新闻舆论工作者的巨大鼓舞。在中央的领导和带动下,各级党委对媒体融合高度重视,实行分级管理、分类施策,抓根本、抓长远、抓政策,建立机制,解难题、聚焦点、融热点,寻找路径,全面引领与重点突破相结合,成效正在显现。

  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今天,媒体在引领社会共识、形成心理预期、推动依法治理等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主流媒体必须占据传播制高点,全面提高舆论引导能力。只有立破建并举,建设新型主流媒体,构建全媒体传播体系,完善法治环境,才能建设更加清朗的网络空间,才能确保国家政治安全、文化安全、意识形态安全。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重视抓媒体融合发展,主动适应信息化要求、强化互联网思维,善于运用互联网,科学认识网络传播规律,提高用网治网水平,既有利于把社会思想文化公共资源、社会治理大数据、政策制定权的制度优势转化为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的综合优势,又有利于把人们生产生活的网络新空间变成党凝聚共识的新空间,使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变成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把全媒体发展成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工具。

  从科技发展的趋势来看,第三次工业革命以互联网为载体,以信息技术为推动,使生产发展更加迅速、生活发展更加方便、生态发展更加文明。随着5G、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不断发展,移动互联网已经成为信息传播主渠道,移动媒体、媒体智能化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融合发展是一次以技术创新为引领的媒体变革,媒体技术迭代升级更快,加快抢占全媒体时代的技术高地,才能真正占领舆论引导的信息高地。新闻工作者不但是新技术的实践者和传播者,而且是传播理念、内容、手段、形式、方法、体裁、业态、体制、机制的革新者和新观念的引领者。要清楚地看到,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人民的精神生活要求与物质生活追求总在不断提升。因此,媒体要适应变革,满足人民不断增长的信息需要,才能够走得更好更远。

  2.紧抓机遇,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闻舆论工作气象一新,网上网下舆论场取得基础性、根本性变化。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的重要论述,为媒体融合发展指明方向、影响深远。我们要抓住机遇,切实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

  技术创新推动着媒体不断发展。技术的进步,不但推动媒体形态发生变化,也推动媒体理念发生变化,使媒体的受众更广泛、传播更便捷、影响更深远,这是巨大的挑战,更是难得的发展机遇。新闻媒体正在探索一条科技引领路径:将人工智能运用在新闻采集、生产、分发、接收、反馈中,提高舆论引导能力和高新技术治网能力,防范大数据等新技术带来的风险,加强网络内容建设和全媒体传播法治运行;坚持移动优先策略和一体化发展方向,通过流程优化、平台再造,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实现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催化融合质变,放大一体效能,加强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实现新闻传播的全方位覆盖、全天候延伸、全领域拓展,打造一批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推动党的声音直接进入各类用户终端,努力占领新的舆论场;构建优良的媒体格局,统筹处理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中央媒体和地方媒体、主流媒体和商业平台、大众化媒体和专业性媒体的关系,形成资源集约、结构合理、差异发展、协同高效的全媒体传播体系。

  媒体融合正在探索一条科学持续发展的改革路径。很多媒体扎实推进体制机制、生产流程、平台建设、人才技术等方面融合,大大拓展了主流舆论阵地。各级领导干部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利用新兴媒体推动区域治理和地方发展的能力明显增强。中央媒体在建设新媒体矩阵、做强正面宣传和培育传播力方面已经取得一定成绩。不少省级媒体在整合区域云等大数据方面有一定特色。县级融媒体中心正朝着“一中心多功能”方向努力:主流舆论阵地、综合服务平台、文明建设窗口、宣传文化基地、基层信息枢纽、群众办事帮手。随着这些功能逐步完善,县级融媒体中心将成为该区域的主流强势媒体、虚拟的政务服务中心、联结党和人民的重要桥梁,对于强化党的领导、服务人民群众、引领社会风尚将起到重要作用。但各地在媒体深度融合的过程中遇到不少难题,如看不清方向趋势、不敢作为,缺少资本支持、缺乏盈利模式等。各级党委政府要高度重视,利用互联网、移动传播、大数据等技术革命的机遇,利用媒体建设多功能融合发展的平台载体,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厘清思路、提高站位,与中央精神对标,采取财政税收、投资、项目等政策支持媒体融合发展;准确定位,采取恰当的规模、技术、载体等推动当地媒体创新发展。各级各类媒体要主动对位、紧抓机遇,利用新技术新平台新载体更好地服务人民生活、服务基层治理,找到一条可持续、能盈利、聚人才、有竞争力的新型发展道路。

  新闻舆论工作者正在拓展一条新的成长成才之路。媒体深度融合,离不开人的融合。理念观念要融合,从“要我做”转变为“我要做”,全力打造全媒型人才,在政策传播、信息服务、守望正义、引导时代等方面发挥作用。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新闻志向,树立受众意识、用户意识、产品意识和创新意识,通过个性化生产、可视化呈现、智能化推送、互动化传播,适应受众的微传播、短时需、生动鲜活等需求,成为全媒型、专家型的媒体人才,做大做强主流舆论,成为政治坚定、引领时代、业务精湛、作风优良、党和人民信赖的新闻工作者。

  总之,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遵循传播规律和新媒体发展规律,适应媒体融合发展大趋势,把握信息技术革命机遇,提高媒体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不断深化改革,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加快构建融为一体、合而为一的全媒体传播格局,推动新闻舆论工作不断进步,为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建设更有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贡献力量。

  (作者:殷陆君,系中国记协国内部主任)

这点倒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之外,甚至连四皇子原本有些势力都投靠了其他的皇子,二十三皇子也并没有阻止,仿佛是根本看不见一般。无名和执法堂的人早已经撕破脸,只要是无名想要的,他们一定不能支持就是了。

  【娱情观察】

  画家叶永青被指抄袭一事已经持续发酵了半个多月,直到昨天,作为当事人的叶永青才终于发表一份所谓的公开信。但读罢此信,却让人感觉到很不舒服,首先通篇没有对是否涉嫌抄袭给予一个明确的态度,甚至能从中隐隐看到些许矫情与傲慢,以及对此事件所采用的“迂回战术”DD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其本人在对西尔万的指责表现出“震惊”的同时,竟反过来埋怨西尔万没有见他,不领他千里迢迢赶赴布鲁塞尔的这份“诚意”,并责怪媒体和公众一直以来的质疑与批评。不但如此,还率先拿起了法律武器捍卫起自己。这可能也是大家始料未及的地方,但不得不说,这样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的行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其实是否被定性为抄袭,以及抄袭与挪用、借鉴等问题的界限,前段时间学界都已经讨论过了,也几乎一致地认为无论是从风格上,还是一些细节、元素上,尤其是带有标志性的一些符号,如叉、点、鸟、树、飞机、红十字架,以及使用的颜色等,叶永青的作品与西尔万的都十分相像,况且在叶的作品里也并没有出现所谓新的语境、新的语言表达范式,以及新的思想、观点、主张等,所以由此可以判定,叶的那些作品的确有抄袭嫌疑。但叶方自始至终都不予承认,甚至在前些天,他的代理画廊负责人李某还在微信里表达出了十分强硬的态度DD“绝不道歉!”笔者不禁要问,这难道就是在此封公开信里所提到的“小女和画廊的朋友发邮件联系西尔万”的结果?是谁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他们如此“理直气壮”的底气?

  其实对于此事件,无论是西尔万本人的指责,还是媒体的曝光,以及公众随后的反应都没有错。既然叶永青在公开信中明确否认比利时画家西尔万的指控,感觉自己被冤枉了,那么就更应该尽快拿出充分的证据,无论在学术层面,还是在艺理、艺创等层面,都要予以积极澄清,也更应该向媒体、向公众及早说明真相,而不是“避开一切喧天的舆论和多方的争议解读”,采取“赶赴布鲁塞尔”,选择和西尔万直接联系、见面、交流,这种做法本身就存在问题,就不是真正解决事情的正确态度与合理方式,甚至毫不客气地讲,这无异于是对媒体监督、公众质疑,以及专家分析等的无视和公然挑衅。所以叶的行为一点也不像他自己讲得那样显得“更诚恳、更文明、更理性”,相反,倒让人觉得更虚伪、更阴暗、更有失理性,也难免会给人以“私了”“私下和解”等的猜测和怀疑。不过退一步讲,即便真的私下取得和解,抑或通过法律手段来处理,不管其最终结果如何,也都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的事情,其今后的艺术之路注定不会再被外界看好。

  另外,此次涉嫌抄袭事件,从一开始就已经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抄袭事件。虽然在我国现当代艺术领域,抄袭行为时有发生,但没有哪一次有这么严重,也没有哪一次产生过这么大的反响,不仅时间跨度长(被指控抄袭30年之久),而且区域跨度大(从中国到比利时),其中的确涉及了跨国抄袭、国际影响,所以对此次事件,作为当事人,这一点是不能不考虑的问题,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波及中国文化输出的对外形象,以及名誉度是否受损等的问题。

  这绝非夸大其词、危言耸听。就目前而言,国际社会,至少是比利时等部分欧美国家,应该都在观看着中国对此事件的态度。那么,作为当事人,就更应该予以及时回应,而不是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方式选择沉默、故意拖延或通过其他不恰当的途径来解决。至于其所在单位四川美术学院,至今距3月7日发表调查声明也已经过去十多天了,想必对此事也该有个结果了吧?不能仅仅发表一个声明就万事大吉,将问题和责任搪塞过去,那“学校高度重视,正开展核查,一经查实、绝不姑息”的信誓旦旦岂不等于一句空话?

  此外,也希望当事人不要动辄就以所谓尊重法律、保障人权等的名义来偷换概念、混淆视听,更不能以此来试图威胁、吓唬那些对此事件提出质疑、批评的媒体和公众。在此次事件上,没有谁凌驾于法律之上,他们都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所进行的讨论。况且作为所谓艺术界的公众人物,也理应允许公众这样做,这份胸襟和度量还是要有的,否则才真是不尊重法律和人权的体现。

  其实对此次事件,笔者认为还是应该回到根本上来,回到涉嫌抄袭这一行为本身,即作品到底有没有抄袭,究竟承不承认抄袭,这是个“有没有闯红灯”的问题,而不是“他闯了不对,我闯了就对”的问题,也根本不存在当事人所说的“误会”或者纠纷等环节,抄了就是抄了,没抄就是没抄。对于这一点,正如批评家栗宪庭所说:“抄袭是个道德问题,没有艺术上的问题可以谈。”以及批评家闻松和朱其所言:“纵观叶永青抄袭事件,主要谈论的不是艺术高下问题,而是抄袭的道德底线和行业操守问题。”“不但不道歉,还要反咬别人不见他,近乎无耻了!谈问题避重就轻,核心的剽窃问题却一字不提!”

  所以,创作上有没有抄袭,当事人承不承认,这才是公众目前最关心的一个问题。而当事人要公开给媒体、给公众,以及给西尔万本人交代清楚的,首先也正是这样一个问题。至于从中是否牟取暴利,以及走不走法律程序、法律最后如何裁决等事宜,则是后续的事情,当事人现在要做的,就是对涉嫌抄袭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做出合理的交代与解释,而不是想方设法去回避,否则无论是媒体、公众,还是西尔万本人,都很难以接受。

  □王进玉(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一时间帝辰身上的铠甲被生生砸的碎裂了开来,上善若水,水无常势,凝聚到了一起之后,威力惊人。“卡拉!”一声响亮的骨头断裂的声音,霍赤的双臂干脆被无名给生生轰的折断了下来,霍赤一声惨叫,鲜血飞溅,骨屑纷飞。“轰隆!”长刀狠狠碾压到了大地之上,碾碎了地表,在地面上割裂出了,数十丈长的巨大裂缝,深不见底,可怕无比。